當前位置: 主頁 > 軍用航空 >

時間:2019-10-15 17:44來源:軍武次位面 作者:中國航空 點擊:
曝光臺 注意防騙 網曝天貓店富美金盛家居專營店坑蒙拐騙欺詐消費者

 

中國當年的軍工黑科技其實也不少

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后的武器裝備,有不少直接來自于二戰德國的黑科技,噴氣式戰機、巡航導彈、彈道導彈、制導炸彈、突擊步槍……,要是希特勒不那么托大,早點研制出來,戰爭的結局也許很難預料。

 

  

 在后來的冷戰時代,美蘇兩霸為了占得先機,也競相開了更多的腦洞,什么四條履帶的坦克、發射核彈的迫擊炮、水上噴氣式戰斗機、子母飛機、地效飛行器……,競相出籠。這些黑科技,不管有理無理,成不成功,似乎都是專屬于那些老牌列強的,畢竟這也是要有人有錢有基礎才能有的弄,而那時還很貧窮落后的中國,好像并沒有資格去搞什么黑科技……

 

  

 但事實并非如此,在新中國的歷史上,中國的軍工人在資源匱乏的情況下,依然出了一些腦洞,有些甚至造出了實物,雖然它們都沒有能夠成為解放軍的制式兵器,但探索試錯和技術積累的功用還是很大的,今天的某些現役裝備中,就不難發現這些“中華黑科技”的影子。

 

自帶火箭的手榴彈
中蘇兩國交惡之后,實力遜于蘇聯,又處于防御態勢的中國不得不以人民戰爭的模式來應對,強化單兵火力,即是提升人民戰爭威力的途徑之一。 

 

  結構簡單,成本低廉的手榴彈,是普通步兵手中威力最大的武器,但手榴彈要靠人力投擲,純靠臂力,即使是便于發力的67式木柄手榴彈,立姿也就能扔三十多米,蹲姿臥姿的投擲距離就更小了。

 

 

為了能提高手榴彈的打擊范圍,就得想辦法利用外力來提高手榴彈的投擲距離,用什么辦法最好呢?火箭推進當然是比較好的選擇。于是,在70年代,第五機械工業部主持研制了“79式火箭手榴彈”,用火箭來提高手榴彈的“射程”,最遠可以把重0.65千克的戰斗部“扔”到400米遠,戰斗部直徑45毫米,能產生320多個破片,殺傷半徑8m,簡直就是一種微型槍榴彈。

 

 

▲這樣的發射姿勢,確實容易燒著自己

 79式火箭手榴彈既可以“發射”也可以手投。用火箭發射時,將瞄準具從發射具上擰下,裝成發射瞄具,然后手握一次性發射具,通過準星缺口瞄準目標即可擊發。如果擰下風帽,拉出火繩,也能像普通手榴彈一樣手投。

79式手榴彈體積小,重量輕,操作方便,立、跪、臥各種姿勢均可發射,無后坐、聲響小、非常適合在復雜地形使用,還解決了向高處投擲困難的問題。有這么多優點,為什么最后沒有列裝呢?因為缺點也同樣明顯——火箭彈頭的行程和瞄準基線短,精度較差;射手容易被后噴的火藥燃氣燒傷;另外,成本也比普通手榴彈更高。這些缺點使得這種中國特有的設計沒能投入現役,但確實不失為一種獨特的思路。
懸浮坦克
在“紅警2:尤里的復仇”中,盟軍有一種能夠懸浮,不受地形限制的遙控坦克,這樣的功能如果能實現自然是求之不得,蘇聯就曾在二戰前搞過這方面的研發,企圖研制出能離開地面,不受地形影響的坦克。

 

 

▲蘇聯的懸浮坦克還是以履帶為主

氣墊用于過沼澤

無獨有偶,曾與蘇聯同屬一個陣營的中國,也進行過類似研究。在上世紀50年代,被譽為“中國坦克設計師搖籃”的北京理工大學曾經設想了一種“氣墊坦克”,并進行了研究,這種聞所未聞的坦克還有一個很特別的名字——“飄型坦克”。

 

 

北理工很重視這項研究,部隊也大力支持,專門提供了2臺航空發動機供試驗所用。經過一年多的研究,北理工師生造出了一個模型,并進行了試驗,還參加過裝甲兵組織的評比,并獲得好評。但這個腦洞實在太大了,火力、機動和防護的均衡將大受影響,很難在工程層面上實現,所以也就停留在試驗階段。

  

▲真正的懸浮坦克可能應該是這樣滴……

氣墊船坦克....

在工業基礎和技術力量還很薄弱的五十年代就敢于挑戰未知,反映出當時的軍工科研人員對研發先進裝備的渴望是多么的強烈。雖然這個腦洞沒有實現的可能,但下面這些,離實用就近得多了,有些甚至只有一步之遙。
變后掠翼的強-6攻擊機
強-5是軍迷們耳熟能詳的中國戰機,在殲八Ⅱ出現之前,它就是中國最具現代感的軍用飛機。但“強”開頭的軍機僅此一種,不免讓人覺得有些遺憾和奇怪——為什么不再發展后續機種呢?

 

 

▲從想象圖看,強-6就像是F-16

和米格-23的合體

實際上,強-5差點就會有一種后續機型——強-6。上世紀70年代中期,強-5航程短、載重小的缺陷日益顯露,空軍和海航急需一種更大更有力的攻擊機。強-6就這樣被提上議事日程,強-5的娘家南昌飛機制造廠承擔了這項任務,總師同樣是設計了強-5的陸孝彭。

▲米格-23

 研制開始之前,中國已經從埃及搞到了一架采用可變后掠翼的米格-23,還從南部地區獲得一些美制F-111攻擊機的殘骸碎片,這種機翼后掠角可變的方案,好處是能讓飛機在高低速條件下都具備良好性能,在當時很流行,于是成了中國模仿對象,強-6最終確定采用可變后掠翼方案。

 

 

▲強-六想象圖(上),美制F-111攻擊機(下)

看!這倆像不像?
強-6的機載電子設備采用了仿制和改進自米格-23BN上的相關設備——具有多種對地攻擊模式的新型雷達、激光測距儀、瞄-6型瞄準具、雷達告警系統以及通信電臺、近距導航和著陸系統等。模擬計算結果表明,航電系統煥然一新的強-6,近距空中打擊的精度會比強5提高3倍,同時還具備發射新型空地導彈實施精確打擊的能力。

 

 

▲還是發動機問題……

 但這些美好的愿景真實現起來可謂是困難重重——由于當時的工業基礎不足,自制的變后掠翼機構比蘇制原型要超重12%,嚴重影響了作戰半徑;可變后掠翼的控制系統要用到全新的電傳動系統,中國在這方面幾乎沒有經驗,進展緩慢;最要命的是,配套的渦扇6發動機遲遲無法定型投產,直接導致了強-6的夭折。

 

 

與此同時,西飛的殲轟-7方案雖然在技術上相對保守,卻也更加現實,沒有變后掠翼的累贅,還有引進的斯貝發動機可用,反倒成功了。以現在的角度看,強-6沒有堅持下去有點歪打正著,因為如今變后掠翼被實踐證明不是一個好的技術途徑,后來的各國戰機都沒有再采用了。不過強-6的某些技術成果還是被用到了殲轟-7和殲-8改進型號上,以另一種方式獲得了新生。

垂直起降的“四號任務”
垂直起降飛機曾是美蘇陣營都投入大力研發的機種,英國的鷂式曾在馬島戰爭中投入過實戰,被證明有一定的戰術價值。但垂直起降飛機的研制難度非常大,即使那些發達國家耗費巨資進行研究,成功的型號也是寥寥。

 

 

▲二戰以后的各種垂直起降方案

 英美蘇法德都有研制

中國也曾涉足這一高難度領域,而且是在各方面都很困難的七十年代。1968年7月11日,空軍向軍委辦事組和國防科委提交了《關于三五期間我國飛機發展問題的建議的幾點意見》,明確提出要盡快解決垂直短距起落戰斗機的問題。隨后,六院根據空軍的指示,下達了短距起落戰斗機的研制課題。在1969年中蘇珍寶島沖突發生后,中國面臨著被蘇聯報復的可能,垂直起降戰斗機變得更加有現實意義,林彪向空軍和三機部下令,要求以最快的速度拿出垂直起降戰機的方案。

 

 

▲同一時期的蘇聯也曾設想過米格19彈射起飛的方案

 1969年8月25日,航空工業領導小組在北京召開了“825會議”,將垂直起降飛機列為急需項目,次月正式下達了研制任務,代號為“四號任務”。601所和112廠共派出了156名技術人員,會同相關院校的30多人組成任務組,隨即開始了緊張的設計工作,要力爭在1971年的“七一”作為獻禮飛上天。

 

▲四號任務想象圖

 對比一下其它國家的實例,就能知道這個速度會是多么不可思議——鷂式從提出概念到服役,花了十幾年時間,蘇聯的雅克38也差不多,法國和德國的項目則是半途而廢了。在緊迫的進度要求下,601所的設計人員全力以赴,在20個月內提出了在殲-6機身兩側加裝升力風扇的總體方案,并繼續向前推進。但當時的工業基礎、材料科學及發動機等方面是個什么水平大家也都知道,根本不足以支撐技術跨度這么大的項目,研制進度受到了嚴重限制。

 

  

 四號任務不僅進度非常緩慢,還因為占用了大量人力資源而極大的影響了殲-8的研制。1971年9.13事件后,601所向中央匯報,表示四號任務沖擊正常科研太多,希望能夠步入正軌。1972年3月25日,四號任務項目組召開了最后一次會議,做出了總結——“垂直起落飛機在我國缺乏基礎研究和應有的技術儲備,不可能于短時間內搞成……當前要遵循國家計劃會議縮短戰線,集中兵力打殲滅戰的精神,解決空軍最急需的作戰飛機”。于是,四號任務從國家重點項目中撤下,改為預研項目,資源仍集中于殲-8的開發,實際上宣告了中國第一種垂直起降機項目的結束。


 
中國航空網 www.wpwgcb.live
航空翻譯 www.aviation.cn
本文鏈接地址:中國軍工曾經也有不少黑科技?咱們差點就鼓搗出B-52了!?

30选5走势图